专注区块链信息及金融服务
微信二维码
客服微信
手机版
访问手机版

网友自助信息发布区,请自行甄别

【生贺】《梦中过境》 至镜歆 |殊望执笔

[复制链接]
豆包世界 发表于 2020-2-17 21:18:5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 
愿花间对饮,岁岁如今。@弦歌半阙

【生贺】《梦中过境》 至镜歆 |殊望执笔-1.jpg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

精彩评论29

正序浏览
123458384 发表于 2020-2-17 21:19:54 | 显示全部楼层
 
二楼给自家双生w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
123458744 发表于 2020-2-17 21:20:03 | 显示全部楼层
 
  希望点开贴子的各位,都能给我家双生镜歆,送上一句或几句祝福。另外,祝各位2018年旅途愉快!

【生贺】《梦中过境》 至镜歆 |殊望执笔-1.jpg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
不负责任不行盖 发表于 2020-2-17 21:20:34 | 显示全部楼层
 
  [1]夜 归 人
  
  入了深夜,馆外雪已三尺厚。殊正想打烊,便见一女孩踽踽地朝着小栈走来。
  
  洒下的鹅毛落在她身着的校服上,看来是个中学生。小馆的木门被女孩推开,暖色的光打亮了她墨绿色的校服。
  
  “你好,有什么需要吗?”殊问这个深夜之客。
  
  女孩打量着馆内的装饰,不久她意识到自己该回话了,猛地转头望向殊,模样有些窘迫。
  
  殊也不恼,明白她脸红什么,带着点笑意说道:“不如来杯茶?”后者懵懵地点点头。
  
  刚泡好的茶升起袅袅烟云,殊双手撑着头望着女孩,女孩也打量着她。
  
  女孩乌黑明亮的眼睛配上圆润的鹅蛋脸,给殊一种蠢萌的感觉。但女孩此时面无表情的高冷模样,怎么也是种反差萌。
  
  殊“噗呲”地笑了出来,女孩不解地望过来,殊摆了摆手,示意没有什么,她咳了咳,转向正题,“这里【殊】,请问怎么称呼?”
  
  “叫我【镜】吧。”与殊想象中甜美温细的萝莉音不太一样,镜的声音是清冷、比较偏中性的御姐音。又是个反差萌。
  
  “欸?你的声音和我的化学老师的很像呀!”女孩有些惊讶,她有些羞涩地说:“是吗?”
  
  可能是喝茶喝得脸红,红丝慢慢褪去,“你也是学生吗?”毕竟已是深夜,哪有学生还没睡觉的。
  
  “是啊,我上初二。”殊脸上的笑在橘光的照耀下显得愈发神秘,“你不也没睡觉吗?”
  
  从茶水冒出的白气欲遮掩女孩的脸,朦胧的感觉让女孩的面容愈发不真实。
  
  殊止了笑,对女孩说:“你该回去了,我送你吧。”两人一起出了门,殊把店门的牌子反转成“打烊”状态。
  
  馆外的雪似乎没有镜来时的大,殊撑起透明的伞,与镜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起来,两人竟愈发熟络,殊从对话中得知镜在上初三,业余爱好是写写小说。
  
  镜也未曾想到,这位名为殊的姑娘与她如此投缘。
  
  喜悦漫上了镜的眉梢,镜聊到自己的作品,神色也不由地激动起来。
  
  一霎那间,红日从雪地的那头升起,世界有了光亮,那红得映入人心,霞光尽染无余。
  
  镜惊叹了一声,“真美!”
  
  朵朵红花从雪地里绽开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蔓延,如霰。开在镜的脚下,漫到遥远的天边,雪地也不似黑夜时那般凄凉。
  
  二人便在这红花盛开的雪里前行,朝着太阳的方向,说笑着。
  
  也不知走了多久,殊停下脚步,女孩也跟着停下。她听见殊同她说:“你该回去了,欢迎再来…”
  
  天际边传来一阵铃声的响音。
  
  镜的身影一下子消失在雪地上,而雪地的模样慢慢化为一片乌黑的空间,唯一的光亮便是女子手中提着的灯笼,殊往回头便踏入店中。
  
  “真希望明天就能见到你…”这低叹是天地间最后的声响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
且听风吟836 发表于 2020-2-17 21:21:01 | 显示全部楼层
 
  镜从梦中醒来,迷迷糊糊地按掉正在作怪的闹钟,屋外的光线透过层层窗帘散在房间的各个角落,犹如遗落的两三粒珍珠。
  
  镜躺在温暖的大床上,思绪回到昨晚与作业小妖精正不分你死我活的时候,她Hp值突然丧失为零,风油精、速溶咖啡也救不了她,于是镜瘫倒在书桌上很快地落入梦乡。
  
  不同于往常,她竟然清晰的记得梦的全过程。
  
  镜走向洗手间洗漱,回想着做的梦。
  
  梦的开始,雪下得非常大,有的落在她的头发、眼睫毛上,有的积压在她的肩膀上。镜吃力地在雪地中走着,寻着突然出现的视野中的亮光走去。
  
  走近才发现那是个小屋,孤独地伫立在皑皑白雪中。小屋装潢古朴素雅,窗内灯火通明,有种说不上的温暖。
  
  “逆旅?”她念着小馆的名字,没思索太多便推门进去。不知道这家小馆搞什么名堂,客栈也不像客栈,当看店姑娘问她“需要什么?”时,她真的很懵逼。
  
  不知道为什么她们就聊起来了。镜注意到自己身上残留的雪竟不知何时消失,也没留下一点水渍。
  
  而且为啥聊着聊着那姑娘就要她回去了?
  
  【什么呀,一点逻辑都没有。】镜看见镜中的自己皱了皱眉,吐了口泡沫水。
  
  那姑娘笑得一脸深意地说“你不也没睡觉?”
  
  她便觉得身体有些飘,脚下涌起失重的感觉。
  
  还有昨晚和看店姑娘走在雪地上,她不小心回头看了看,雪地里只有她自己的足印…
  
  那看店姑娘就像脚不沾地一样…
  
  【我去,还是个鬼梦。】镜美滋滋地想着可以把这个用作小说素材。
  
  最后日出的场面简直惊心动魄,可以用作场景描写!
  
  出了房门,镜就听到老妈的碎碎念,无非是在说她浪了一个暑假,快要开学了才赶作业,昨天还是她把镜放到床上的…
  
  就好像盼着出门的孩子好不容易盼到了天晴,却又下起太阳雨,蛮怀期待的心被灌进了寒水,一时间冻得不知如何是好。
  
  镜沉默地吃着早饭,构思着自己的新坑。放假的天数只剩寥寥无几,三天学农过后便将是枯燥乏味的初三生活,想到这个镜就开心不了。
  
  而她现在尚未知晓,一个全新的旅行,正悄然等待着她的再次来临……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
Devil灬半惜 发表于 2020-2-17 21:22:00 | 显示全部楼层
 
  [2]造 梦 者
  
  又是个枯燥无味的一天,镜呈“大”字状躺在床上,思绪呈放射状散开,她想起昨日似真似假的梦,那个与自己同龄的女孩撑着透明的伞,手上提着的灯笼把她的脸颊染上橘色,风与雪在她四周环绕,同她突然漫开的笑。
  
  “欢迎再来……”柔和的女声在黑暗中响起,下一秒,女孩、雪景化为虚无。
  
  再后来,镜似乎听到了一声低叹。
  
  夜色正浓,镜酣然入梦。
  
  再睁开眼,镜已身处在一片朦胧的烟雾中,伸手不见五指,她脚踩着荒枯的草地。“我去”镜低声咒骂,“这又是什么鬼地方?”
  
  几声鸦叫在幽黑寂静的空间生起,镜的手臂上起了层鸡皮疙瘩,她抖了抖,赶忙搓了搓。
  
  这夜浓成一片黑墨,水汽弥漫在其中,好似为黑夜披上一层温柔的白纱。镜穿梭在黑中带白的枯原,如一个无头苍蝇。
  
  “镜!这边!”那声音似从天而降,传达到她的耳里。
  
  是昨日的守店姑娘!“你在哪?”镜摸索着四周,寻不到方向使她有些焦躁。
  
  “你让那些烟雾散开。”那声音的来源似乎变了方向,从前方传了过来。
  
  “我?”镜疑惑不解。
  
  “境由心生,这些皆是由你影射出来的。”那平淡的语气却像是一枚重型炸弹,投进镜的心湖,溅起层层水花,涟漪不断。
  
  “那我怎么会弄出这些鬼东西?”镜在脑袋里想象着马尔代夫的海滩,波光粼粼的水面、金灿灿的黄沙还有满目琳琅的性感比基尼。可眼前的事物并没有发生一丝改变。“不管用啊”
  
  下一秒,镜眼前一花,人已在小馆里了。
  
  在她前头,看店姑娘正坐在木凳上,煮好了茶,静静地看着镜。
  
  对视了片刻,镜上前拉开对面的椅子,坐了下来。
  
  “你可能会难以相信,不过这个世界不是一瞬的虚幻,是真实存在的。”殊先开了口。
  
  “可是我明明还在睡着大觉。”没有过多的震惊,镜有些不解。
  
  “怎么说呢?”殊抓了抓头发,“打个比方,你的身体在休息,而你的灵魂通过某种方式来到了这里。这里的景象是依据你的潜意识的变化而变化的,就比如你之前看到的雪地日出与大雾荒原。”
  
  “那你呢?也是我的潜意识吗?”
  
  “才不是呢!我可是活人。”殊一下有些激动,又恢复了下来。
  
  “那我每晚都可以遇见你吗?”
  
  “唔……”看店姑娘的迟疑让镜一下子紧张起来。
  
  “那你在每晚睡觉前拜三拜,然后嘴里念叨着‘希望今晚可以遇见最最可爱的殊’,念三遍,然后去睡觉,就可以遇见我啦!”如果忽略少女眼中明亮的狡黠与嘴边止不住的笑,镜真的会信以为真。
  
  殊被一脸正经的镜盯着,摆了摆手,“好啦好啦,不逗你啦。”
  
  “我们的相遇,也是种缘分吧!”
  
  “吧”字的尾音被拖长,然后被殊调皮地上扬,气氛又轻快回来。
  
  “只要你想,只要我在这,我们便可以相遇。”说毕,少女还俏皮地眨了眨眼。
  
  “那上次……”是怎么回事,镜的话还未说完。
  
  “上次你的魂体不稳定,我就送你回去啦。”殊打断了她。
  
  “对哦,你快开学了吧?”就这么活跃地跳了话题。
  
  “明天要去军训。”镜想到开学就有些沮丧,“其实也不算是军训吧,算作学农。”
  
  “学农?没听说过诶,那完后记得分享给我哦~”
  
  “好的!”
  
  两个结缘的少女聊着各自笔下的文字,如前世几千几万次的相识般的默契。
  
  两人透过窗看向屋外,艳阳下渭泾分明的阴暗,送来的凉风捎着两三片落叶,玲珑小鸟藏在层层绿叶里吟唱。
  
  又同时收回落在外面的视线,望向对方。不多言语,对视那霎便知对方是引日成岁思来的故人。
 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
菜的扣脚532 发表于 2020-2-17 21:22:34 | 显示全部楼层
 
  [3]清平调
  
  “我回来了!”是阔别了三天的声音。
  
  正在柜台埋头写字的殊闻声抬头,便看见镜大喇叭啦地推门走进来,脚步十分轻盈。
  
  “玩的怎么样?”
  
  殊端着两杯茶与零嘴,两人便坐下交谈。
  
  “还好吧。”镜的头往上扬,回忆着这三天。
  
  “第一天实践活动是搭多米诺骨牌,把积木一个个竖着摆,中途手一滑,就全部到了。结果我们组了一下午最终都没有完成,真尬!”
  
  镜说地手足舞蹈。
  
  “第二天钓龙虾,在树枝上绑上点肉丝就放水里钓,我只钓到了四五只,钓的多的都钓了十七八只了!不想说话!”
  
  说完就灌了一口茶水,往嘴里塞了大团糕点,通红的两颊被撑得鼓鼓的,活像只求偶时的青蛙。
  
  “羡慕!”“这几天我码了很多字呢!”
  
  殊眯着眼,等待着表扬。
  
  “那么勤奋?夸你夸你!给我看看!”
  
  半响之后——“五百字还算多?!你在逗我!?”清冷的声音再次破功。
  “五百字还不算多?”
  “好好好,多多多!夸你!”
  “嘻嘻!”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
Alex361 发表于 2020-2-17 21:22:47 | 显示全部楼层
 
  步入初三的镜,便没了放假时的恣睢与潇洒,作业小妖精升级成了作业大魔王,不与之斗到凌晨不罢休。因此,与殊见面的时间就大打折扣。
  
  “你傻啊,来这里复习呀!”某天殊一脸鄙视地说道。
  竟然还有这等骚操作!??
  
  “岸芷汀兰,郁郁青青……”
  
  听见那边的背书音戛然而止,殊转过头,看见镜一脸幽怨地看着自己,便问道:“咋了?”
  
  “我想起你亲爱的薛佳芷了,你竟然就这么坑了!”镜愤愤地捶了捶书,“我要hit the book!”
  
  本是心虚的殊被镜逗得捧腹大笑,而后她板起脸,“还不好好搞学习,小心成绩翻车。”
  
  “好的。”镜乖乖的看起书。殊满意的点点头,目光重回笔记上面。
  
  第二天镜在课堂上摸鱼时,灵光一闪,想起昨天是不是忘了些东西。
  
  
  日子就这么平淡的过去,生活便像没有味道的清汤,而世界上种种精彩,便是调味料。
  
  不知不觉,镜已在这家名为“逆旅”的小馆里渡过了大半年的时光。
  
  她伸展着腰身,打了个哈欠,感叹到,“真是花样年华水样流啊!”
  
  身旁正在玩ps的殊也应声连连。
  
  “同学都问我成绩那么好的秘诀是什么?”
  
  “我在心里回答他们:‘多做梦’。”
  
  镜无比庆幸,自己可以误打误撞来到这个世界,遇到这位看起来正经,实际上傻兮兮的殊。
  
  “对了,你这个客栈怎么生意那么冷清?”一直以来,镜都没有看到第三个人的出现。
  
  “很火爆啊,你的身上坐着一个胖子,那里坐着个美女,还有那里是个有名的明星。”
  
  镜一阵寒恶,赶紧挪开了身,准备坐另一个座位时,被殊叫住。“你确定要坐下?那里是个散发着臭味的乞丐。”
  
  镜连忙打住,嗔视着殊。
  
  “其实他们都在自己的潜意识里,与你不在一个位面。”
  
  其实镜也明白,但心里就是不舒服。
  
  “那这里有那么多个位面,却只有一个你呀?”
  
  “是啊,所以我在你这里咯,他们都看不见我。”
  
  镜莫名地开心,快要中考的烦躁也被冲淡了些。
  
  临走前镜想到一个问题,她倚着门问道,“除了晚上睡觉,还有什么方法能够来到这里?”
  
  之前在殊的一番解释下,镜知道有很多个世界的存在,殊便是一些世界的管理者。可是殊也没有日理万机,镜有些疑惑。
  
  “你会知道的。”殊笑的一脸神秘。
  
  镜努了努嘴,推了门出去。观赏着四周的景象,不知从哪天起,她的潜意识就稳定了下来,没那么多变。
  
  右手边是她盼望已久的海滩,在比马尔代夫还美丽的小岛上。左手边是梦幻般的城堡,传说中王子与公主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的结局背景。而她最喜爱的却是她以前最厌恶的,清淡。
  
  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。镜眼中的世界早已被去了光彩,颓然的、枯燥的。但她突然发现,她忽视的,是世间最夺目的珍宝。那些她以为乏味的,却蕴藏千百种滋味。
  
  人生不如意之事,十有八九。即使出去玩碰到太阳雨,但太阳为雨水镶上一片金黄。雨过天晴,或许天边会挂上一弯虹彩。
  
  空间的主色调是清淡的颜色拼在一起,五线谱带着音符四处游荡,镜的耳畔是舒心悦耳的轻音乐。
  
  镜转身,看着渺小成黑点的小馆,她能想象殊现在去往不同位面,遇到形形色色的精彩。
  
  但她的精彩,最终复得。
  
   
  有人会问,之后呢?
  
  之后啊,镜考上了理想中的高中,是市重点。殊步入初三,两人的生活节奏陡然加快。镜几乎每晚都会去到“逆旅”,但并不是每次都会碰到殊。
  
  镜也不恼,边复习边等待着殊。
  
  每次殊切换到镜的位面,都会看到女孩坐在角落里,点上一盏烛灯,在光下读着书,或写字。有时拖着腮,有时推了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。
  
  恩,时光静好。
  
  晚风轻翻着页张,甜美的女声渗入宁静。
  
  我最喜欢和你一起发生的
  是最平淡最简单的日常
  面对面看着彼此咀嚼食物
  是最平静最安心的时光
  ……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
新剑贾 发表于 2020-2-17 21:23:00 | 显示全部楼层
 
  [4]永遇乐
  
  当殊出现在镜的家门口,六百颗流星把镜砸得头晕目眩,她一时间没从惊吓与惊喜中回过神。
  
  “哼,傻镜。”
  
  直到面前的少女一脸嫌弃地看着她,镜才觉得这不是在做梦。
  
  “镜,这是?”
  “阿姨好!我是镜的同学,来找她玩。”
  殊露出甜美的笑。
  
  传说中的一秒变脸,镜暗自诽谤。
  
  “还楞在门口做什么?快进来坐坐!”
  很显然,前半句是对镜说的。
  
  “不用了阿姨,我和镜出去玩!”话音未落就拉着镜跑。
  “欸欸,我作业还没写完。”镜把殊拽了回来。
  “表装!晚上去我那儿补。”
  
  镜远处传音:“那啥,老妈我晚点回来!”
  见两人跑得没影,镜母略带疑惑,以前怎没看见这位同学呢?
  
  镜跑得气喘吁吁,“你怎么来的?”
  “我乘着时光机来的!”瞧,又抽风了,“当然是坐高铁啦!大过年的,人真多。”
  
  “时间快到了呢……”殊低喃了声。
  “啥?”镜疑惑不解,便再次被殊拉着。
  “走,咱们去个好地方!”
  
  镜便眼前一黑,是殊的手捂着她的眼。这阵势,镜也大概猜到了。今天是二月十八,镜的生日。
  殊会送她些什么呢?本子?笔?那个文具控会送些什么呢?
  
  “噔 噔 噔 噔 !”眼睛上的覆盖物被拿开,镜的耳边是一片嘈杂与热闹,和着殊笑嘻嘻的声音。
  
  镜傻了眼。
  
  两侧布满小摊,四周是穿着不同于现代衣裳的游人。头顶上方挂着一排排灯笼,形成漫着灯笼的河。再往下,是镜的眼前。
  
  那位姑娘张开双臂,脸上映着灯笼的红光,笑嘻嘻的。眼中藏着一眼就能看出来的幸灾乐祸,似乎丝毫没感受到自己的感动。
  
  她开口。
  
  “生日愉快呀!”
  “欢迎来到古代世界!”
  
  刚认识镜的时候,殊便看了她写的古风小说,她想,那是个充满古意的人儿。
  
  看着镜的傻样,殊心里便是一阵得意。
  
  “他们是在办灯会吗?”
  “是的!我也第一次来!”
  
  夜幕降临,往前走人越来越多,灯也越来越美。殊和镜换上古装,与旁人无异。
  
  “没想到古代和我们那也有时差啊……”镜一手三串冰糖葫芦,“真是亮瞎我这近视眼。”说着欲用手挡光。
  
  不料,其中一串糖葫芦的糖渍沾在了身旁路过的人的衣裳上,是个魁梧的男子,他凶凶地望下来。镜脑袋顿时当机,当着殊就跑。
  
  后面传来男子气急败坏的咒骂。两人如泥鳅般穿梭在街头,冬末的风绕过两人,微凉。
  
  不知跑了多久,四处的景物都变了模样。两人停下,弯着腰喘着粗气。
  
  后又抬头望下对方,皆开怀大笑。
  
  刹那间的飘雪落在两人的发间,冰层破了面,第一尾鱼跃出,花灯照亮它的鳞片,明灭可见。
  
     殊从镜温酽的眸中看到了河湖冰层上潋滟的灯光,看到了涌动的人群,看到了万象。
  
  看到了笑着的自己。
  
  那一刹那便是洪荒的尽头。
  
  愿花间对饮,岁岁如今。
  
  “蛋糕了!现在多少点了!!”
  “那边快十一点了吧?”
  “要被母上骂死……”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
蔡蔚2 发表于 2020-2-17 21:23:36 | 显示全部楼层
 
——TBC——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热门图文
热门帖子
排行榜
作者专栏

关注我们:微信订阅号

客服微信

公众号

联系我们

广告合作:微信yaotaoxian520

Copyright   ©2015-2016  小象财经Powered by©Discuz!技术支持:小象财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