专注区块链信息及金融服务
微信二维码
客服微信
手机版
访问手机版

网友自助信息发布区,请自行甄别

【原创】当夜

[复制链接]
薛红叶 发表于 2020-5-17 09:15:3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 
【原创】当夜
【原创】当夜-1.jpg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

精彩评论11

正序浏览
123458512 发表于 2020-5-17 09:15:44 | 显示全部楼层
 
二楼祭度受
【高亮】本文为原创耽美文,雷者现在走还来得及。

人设:1、野心勃勃底层人民冷外冷内热攻x高高在上成功人士从小缺爱冷漠微傲娇受。
2、年下,伪养成。
3、现代都市,边缘人物奋斗史

避雷须知:
1、本文涉及贩卖儿童,卖y,堵b,吸d,捡尸,恋t等等社会乱象,雷者避,乌托邦避。
2、本文背景参考三和大神(自行百度),考据来源于微博和知乎,不严谨,纯属娱乐,考据党饶命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
片刻红尘方 发表于 2020-5-17 09:16:35 | 显示全部楼层
 
(1)狂风夜|“温若曦!你这个没良心的狗崽子!”

      冷风刮的很是凛冽,只要掀起人的衣角就不由分说的往人的身子里钻,往往能激的人从头到脚都起一层鸡皮疙瘩,就连脊梁骨都被刺的生疼,是真正意义上的“疼到骨子里”。
      
       “来了没?来了没?”
       陋巷里尘土飞扬,大风携卷着巷子里陈年的污垢灰尘呼啸着直冲云霄,被胁迫的污垢们呜咽着发出凄惨的哀嚎。巨大的杂音把一个女人尖利的嗓音生生击碎,揉在风中搅成碎末,一时竟没人听得清这句问话。
       那女人见没人理她,一时有些恼了,栗色的鬈发在风中飘扬。她大步向一旁的一个高大粗犷的男人走去,踢拉着拖鞋就往男人面前一杵,两条修长的腿毫无形象可言地分成一个大大的八字,她把腰深深地俯下,脏污地辨不出颜色的睡裙由于她的动作狠狠地向上窜了几米,想来后面应当已经完全走光。
       不过她并不在乎,因为她的后面除了个半大小子以外并没有别人,那个半大小子还是她的儿子。
   
       “喂,我说。”女人眼里露着难以忽视的绿光,如一匹母狼般恶狠狠地盯着眼前的男人,“你他娘的耍老娘玩呢是吧?人呢?***的子宫里了?”
       男人挠了挠头,尴尬地陪着笑:“诶呀,兰姐,这您可不能怪到我头上。那老幺子赶着的崽子们是五湖四海的来,收拾不服帖一转眼就能丢两个,人家慢点来,也算是路上保险诶。再说了,这来的可都是新货,一个个白白净净,细皮嫩肉的,那小手小脚,一个个可讨人的很,您就.....”
      “我就什么?我就什么!”
       那女人的脾性就像个炮仗一样,一点就着,可恼就恼在她比炮仗捉摸不透多了,不知道哪句话就能在她的引线上擦出火花。男人话音没落地,她就跟个炮仗一样一蹦三尺高,拍着大腿破口大骂:
       “老娘要孩子是去讨饭的,不是给人卖屁股的!讨饭的要么痴要么傻,白白净净?细皮嫩肉?***新货?货你妈呢真是!这东西,过的人手越多越有价值,越安全,你给我一堆,啊,这都什么玩意儿,存心想让老娘挨官司不是?***是不是脑子有......”
        “兰姐。”
        男人突然阴着脸开口,语气十分不善,一看就是被这一串连珠炮似的质问给问恼了,
       “我是敬你在这片‘窝棚’的里的地位,我也知道你们的难处,所以我才愿意贱价和你们倒手做生意。你说你要几个讨饭的,结果一个崽子就拿五百块。五百块,你他娘到底是买叫花子还是把我当叫花子打发?现在,三个货都在路上,还没验呢就先给我抱怨货的质量不好,你也配!”
       兰姐愣住了,她似乎没想到这个外地来的男人竟然敢毫不留情的给她甩脸子看。凭借她的“地位”,一向只有她追着人骂的份,从来没有哪个人敢把脏话往她脸上扔,以至于一时间竟愣住了,给了那个男人喘气的机会。

       “再说了。”那个男人昂起头,深吸了一鼻子的灰尘,又低下头,对着眼前的这个瘦小的女人猛地喷了出去,“要是我奶奶的知道你是因为那么多男人给你下种才有的这些臭钱,爷爷我才不会贱价卖给你样貌这么白净的娃,指不定哪天就躺床上接客去了,那我才真是亏大了!你个女骗子也他妈好意思跟爷谈条件,真蹬鼻子上脸了!”
        他见兰姐没反应,就越骂越上头,上下嘴唇高频率碰撞着,嘴角几乎开合出了一道虚影,那一口浊气混着唾沫星子一股脑儿地全喷到了兰姐姣好的脸上,在这场单方面的辱骂中,男人竟也感到了一种别样的快意。
        以至于被兴奋支配的他,并没有感受到一双眼睛正在黑夜中默默地注视着他。

        兰姐是个暴脾气,之前没有还口纯粹是因为她被骂懵了,而现在男人的口臭和唾沫击在自己脸颊上的粘腻感加上冷风的刺激,已经足够这个女人从呆愣中回过神来了。她登时怒不可遏,喉咙里发出了一声嘶哑的嚎叫。
       “你这个**!!!**你妈!!!”
       她疯了一样地扑过去,修剪的十分尖利的指甲冲着男人的脸就狠狠地抓了一把。
        男人倒是料到这个如此泼辣的女人会跟他动手,可是在女人以极快的速度扑向自己的那一刻,自己却还是躲闪不及,脸上生生被添了四道细长的口子,血液从其中渗出。不过他也算反应快的,骂了句粗话后,趁着兰姐离自己还不远,直接抬起一脚就要往兰姐肚子上撩————
       不过他撩了个空,因为就在一瞬间兰姐被人拽到一边去了,而自己的脚腕则被另一只有力的手死死禁锢住了。下一秒,他的腹部就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,就好像五脏六腑都被一双大手无情地搅动了一番似的。
       他结结实实地挨了一膝盖,整个人被巨大的力道冲击的直接跌坐在了地上,还滚了几圈。
     
       “一手交钱,一手交货。钱, 我们给到了,货,都过了约定时间快半个小时了,还没见踪影,你还不让人说了?还敢动手?”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
家养宠物繁殖 发表于 2020-5-17 09:16:58 | 显示全部楼层
 
男子躺在地上捂着肚子,疼的满头冷汗,眼前一阵黑一阵白,就这样嘴里还不依不饶地喃喃地骂。一道少年变声期沙哑的嗓音混着呼呼的风声灌进自己耳朵里,他模模糊糊地只听到了最后半句话,立刻痛呼道:“***也不看看是谁先动的手!!!”

        “她啊,怎么了?”
       那道声音不咸不淡的回答,旋即嗒嗒的脚步声在男人耳边响起,由远及近。他勉励睁眼去看那个把他一脚踹飞的人是谁,可还没来得及睁眼,就被揪着头发强行抬起头了。
        “可她是我妈啊,不向着她,我向你妈啊。”
       男人眯着眼睛去看眼前的人,在迷茫中,他竭力辨认了好半天,才看清了这人的容貌:

        这人不过15、6岁左右,生的是一副少年清秀的面庞,眉眼处与他那个容貌秀丽的妈有几分相似,但却并不显娘气。与他母亲不同,他的眉眼处并没有那份妖娆魅惑的味道,更多的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凛冽,非但不让人有瞧一眼就好似坠入红缎锦帐中的舒适,更多的反而是只消一眼就足以让人感到周身寒气刺骨的肃杀之感,让人难以久视。
       但不管再怎么可怖,他也不过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娃娃而已。

      “你个**养的小鬼!你下巴上的*****,就敢动****?!爷爷走南闯北的时候,你他娘还在你娘肚子里呢!就你也配!”
        男人一看清打伤自己的不过是个小鬼,登时怒不可遏,脸上瞬间变得一阵红一阵白的。他想要挥拳去打,可是酸痛的胳膊却软绵绵地无法发力,只得再次大逞口舌之快,看来这位仁兄是把这辈子都押在自己这张臭嘴上了。
        可惜了,嘴里没脑子。

       “我警告你赶紧撒手啊,不然的话回头****........啊——!!!”
       “我爷爷早被放高利贷的给撕票了,连同我那个死爹一起。”少年收回自己的拳头,上面还残留着男人的血迹,再看那男人,大门牙已经不翼而飞,两个大大的血窟窿烙在一排大黄牙上,血糊了一嘴,甚至滴滴答答地淌下来,染红了衣襟。
       “别闭嘴。”
      男人还没从剧烈的痛苦中缓过神来,就听见那道清冷的声音再次在耳边响起,还没做出反应,下一秒,少年一抽手就把他狠狠地掼到了地上,方才没来得及闭紧的嘴巴再受重创。男人只觉得自己口中一片腥甜,胃部又是一阵翻江倒海的痛,紧接着他就感到嗓子里有难以压制的东西在向上翻涌,然后他脖子猛地向前一伸,吐出一口含着胆汁和食物残渣的血,血里面静静躺着几颗牙齿。
       男人无力地躺在地上,看着从嘴里吐出来的几颗牙被一阵大风裹挟而去,瞬间无影无踪,一翻白眼,直挺挺的晕了过去。

       “切。”少年把手上沾着的血迹尽数抹到男人的衣服上,随后又十分厌恶地抽回手。但他并没有离开,而是站起身,低头俯视着眼前奄奄一息的男人,一言不发。
       “诶,诶。”
       身后传来两声的呼唤,少年回过头,看见兰姐正大踏步的向他走来。
       “解决了?”兰姐问。见少年点了点头,兰姐迅速露出了一丝讥讽的笑容,大笑几声走到晕倒的男人面前,一脚踩到男人的背上,开始破口大骂:
       “哈,**养的玩意儿,还敢骂你姐我?刚才不是很能叫嘛,你叫啊,你叫啊,你踹我啊,**!**!没妈的东西!”
       她现在倒是一副英勇无畏的样子了,对着地上半死不活的男人又踢又踹,好不快意。但其实她知道,她自己的本事也不过就是敲着菜板子跟人家骂街,要不是有这个少年在旁边帮衬,刚才那个男人又实在太蠢,她根本不会打算动手,更不会肖想给人家留伤疤。但少年在,她明显就有恃无恐起来,毕竟这个男人一看就不是自家儿子的对手,况且谁让自己是当娘的呢?儿子孝顺嘛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
hwa24456 发表于 2020-5-17 09:17:55 | 显示全部楼层
 
又打又踹了半天,兰姐莫名自信地认为自己自己力道十足的这继几下,估计够让男人昏迷十天半个月了,想着双方的生意还得继续做,打废了面子上也过不去了。但她又总觉得不过瘾,干脆调转矛头,直直对上了重新隐身于黑暗中的少年。
       “欸,你,刚才是不是管你爹叫‘死爹’了?兰姐问。
      少年站在阴影里,没有说话,抬起头瞥了她一眼,沉默着点了点头。
   
     “你这孩子,怎么能这么说话!”兰姐几步走到少年面前,指着他的鼻子骂道,
     “你爹永远是你爹,就算他死了他还是你爹!你个崽子以后要是再乱喊,我就打断你的腿!”
   
      少年冷冷地看着眼前张牙舞爪的女人,毫无血色的薄唇微启,淡淡地吐出几个字:
      “人永远是人,就算他死了他还是人,死人。”
     他把兰姐指着他鼻尖的手拍回去,对着因惊愕而面白如纸的女人勾起嘴唇笑了一下。
     “我爹永远是我爹,就算他死了他还是我爹,死爹。”
      “想打断我的腿,先掂量掂量自己配不配。你自己等着吧,我走了。”
     说完,他头也不回地就走入了夜色之中,忽视了身后女人对他的大呼小叫,整个人都与黑暗融为了一体。

      "温若曦!温若曦!!!”
      兰姐气得浑身颤抖,大喘着粗气,凉气随着她剧烈的呼吸涌入她的肺部,冷透了她全身的每一个细胞。她真想把这个死孩子狠狠地揪回来暴揍一顿,可是不行,她的孩子早就不是原先的那个孩子了,以前那个孩子无论她如何打骂,都不会还手还口,乖巧得与他们家所生活的环境格格不入,就像一朵开在淤泥里的小白花。
可惜,这朵花,终究也是谢了。

“温若曦!!!”兰姐冲着少年消失的的方向最后一次呼喊,喊得声嘶力竭,“温若曦!你这个没良心的狗崽子!!!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个不识好歹的**!!!!”

隐藏在黑暗中的温若曦:“.......”
温若曦:“还是一样的没脑子。我是狗崽子,那你是什么。”
他勾了勾唇,摇着头屏蔽了女人尖利的咒骂,向前迈出一步。
与此同时,一滴冰凉的液体落到了他的脸上。下一秒,越来越多的水滴前赴后继的落下。

下雨了,还不小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
g3985836 发表于 2020-5-17 09:18:29 | 显示全部楼层
 
温若曦走入一条小巷。小巷里的下水道是人力资源市场刚建成时,领导们为了应付上面检查时修建的,建了二十年,堵了十四年,每每遇到下雨,就看那下水道口汩汩地往外喷着臭水,混着粪便和垃圾,会淌了过往行人一脚。那臭不可闻的味道堪比生化毒气,别说大城市里长大的金贵孩子,就连温若曦这种自小和耗子们在阴沟里滚到大的,碰到这种情况都得捏着鼻子过,生怕自己哪天吃的太饱,一闻这味儿就全给吐了。

       他双手插兜,狠狠地提着一口气,脚步加快想要尽快穿越这条小巷子,脚步溅起一朵朵赃物浑浊的水花。但走了还没几步,他却突然又停止了脚步,甚至连自己呼气的动作都相应放缓了——在雨滴破碎的声音中,似乎隐约传来断断续续的呻吟。
        他侧耳细听,努力屏蔽哗啦啦的雨声的干扰,良好的听力很顺利地捕捉到了那被雨水掩蔽的低吟声,就来自这条巷子的深处。
       温若曦没有大惊小怪。喝多了酒或者被人打了一顿,随便找个巷子自我惆怅,自舔伤口的人有很多,刚开始有一段时间每一条巷子都人满为患,以至于混混们甚至开始在巷子口收钱,还赚了好大一笔。

        这个躺在这里呻吟的家伙,他不愿意管,甚至觉得为这只耗子放慢脚步都是对生命的浪费。

        于是,他继续加快脚步往前走,只想着用余下的半口气赶紧走出这条恶臭的小巷子。他的步伐越来越快,激起的水花也越来越高,到了后来,不知是怎样的一种心理使然,他竟然开始在这条小巷中奔跑了起来,像是急切地想要去追求什么东西一样。
       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是为什么,但他的内心却随着脚步的加快而感受到一种令人窒息的兴奋,好像奔跑是一件让人十分惬意的事情——
        然后他就摔倒了,在这条恶臭的小巷子里摔了个狗啃屎——是真正意义的狗啃屎,因为温若曦看见眼前就有一个堵塞的下水道口,正咕噜咕噜地往上反着臭水,一截粪便就从他面前顺着水流缓缓飘过,只要再近一点恐怕就得碰到了。
        温若曦:“........**!”
      
        他愤怒地回头看向绊住自己的东西,眼睛还没看清楚,耳朵却已经捕捉到了一丝清晰的呻吟。温若曦黑着脸看向巷子左边的墙上,那里果然靠着一个人,而绊住自己的,正是这个人伸出的两条大长腿。

       原本打算熟视无睹直接路过的温若曦:“.......”

      “***你这个**子!”
      温若曦瞪大眼睛,一把薅住了那人的衣领,对着他破口大骂,攒了一晚上的怨气算是有了发泄口。仗着那人处在半昏迷状态中,他立马卸掉了人前那副高冷的面具,一串串脏污恶毒的骂词脱口而出,从这人的祖宗十八代开始一直问候到他的性别,滔滔不绝,骂词都不带重样儿的。
       虽然当着别人的面他喜欢摆出一副生人勿近的冷淡模样,以此来让那些腌杂泼皮离自己远点,但他其实还是深谙他母亲骂街的精髓的,可惜就是没对象试验,温若曦本人对此也深表遗憾。
        这次好不容易逮着个半死不活的新面孔,那也别动手了,君子嘛,动口不动手,必须试试。

       然而,正当温若曦自我感觉良好地开始问候眼前这人的母亲时,一道细微的声音却传入了他的耳膜:
       “我妈妈死了……”
      那道声音无力地说。
      温若曦愣了一下,左右打量了一下确定这条小巷子里应当的确只有他们两人,那这句话大概就是眼前这人说的。
       什么情况啊,没昏迷?
      温若曦眼角抽了抽,他还以为这是哪个人事不清的醉汉晕倒在这里,没有多想,所以很有可能这个人只是被臭晕了呢?

      “........”他立马闭了嘴,但还是心存疑虑,见这个人穿的还算干净,就捏着这个人的领子小心翼翼地把头探过去,在他的颈窝处轻轻嗅了一下。
        没有体臭味,有的只是一阵淡淡的清香。
        香气混着酒香,柔柔的飘入了温若曦的鼻腔,纵然香味淡雅并不浓烈,但对于终日闻着的都是垃圾和粪便臭味的他来说,实在是有些呛鼻。他别回头,对着一旁的空地狠狠打了个喷嚏,揉了揉鼻子,又转过头来盯着眼前的人看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
nnggw61 发表于 2020-5-17 09:19:27 | 显示全部楼层
 
这人估计的确是多喝了点儿,但也绝对达不到醉酒昏迷的地步,可能就是被熏的。
       自己也被熏的不行的温若曦如此想道。
       他把薅着这人领子的手松开,掌心沿着人的胸膛下移,在还不知道眼前人性别的情况下,秉着“中华儿女本一家,革命友谊再升华”的崇高想法,毅然决然地在人的胸口摸了一把。

      平。男的。手感还不错。

      “哟......”在确定自己没有占人家女孩子的便宜后,心安理得的揪着眼前的人上下其手的温若曦啧啧感慨,“这针脚,这面料,这材质,连个线头都没有。你到底是哪家的大少爷跑到我们这儿来了?拉去卖个器官估计都得有人赶着抢吧?”

     地上那人没动弹,也没说话,跟条死狗一样任凭温若曦摆弄,就是在听到温若曦要把他拉去卖器官的时候轻轻哆嗦了一下,显然是有意识的。
      当温若曦把手移向这人的右手手腕时,后者很明显地把手往后抽了一下,就好像在刻意隐藏什么一样,直接把手背到了背后。

     温若曦:“......我的人生快被省略号填满了,你他娘到底是死是活啊???”
     地上那人没动弹,也没说话,又陷入了装死的伟大境界。
     
      一个快昏迷的人,拼了老命的藏右手的东西,那想必是十分重要的了,自己又不是抢劫犯,实在没必要这么趁人之危。
       于是住在耗子窝里的好公民温若曦,放弃了对眼前这个疑似好公民的无情剥削,摸了摸自己不剩几分还要蓬勃生长的良心,报复一般的捧起了这人搭在衣服上的左手,用手指轻轻细细抚摸。

       手指修长,皮肤细腻,掌心没有老茧,掌背没有死皮,一看就不是天天扛着重物日晒雨淋的打工仔,甚至连手腕上还扣着一块冰冷的手表。

       精致。
      
        摸了一会儿,温若曦突然觉得自己就和个变态一样,在风雨夜中的臭巷子里,拿着一个晕倒的男人的手反反复复摩挲来摩挲去。关键是这个男人还特别顺从,冰冷的手指就是安安分分地垂着,一点要挣扎的意思都没有,和喝的烂醉倒在路边的“尸体”没有什么区别。那自己......不就和那些恶心的捡尸人一样了吗!

      越想越别扭,越别扭越气。最后实在气不过,温若曦在那人的手腕上不轻不重地咬了一口。

       “唔.....”那人发出一声低呼,颤抖着身子把手往回缩。
       温若曦看着他的反应不由得觉得好笑,嘴角上扬,故意用调戏的语气对着那只不住往回缩的手,低低的笑道:“你躲什么,哥哥又不要你......穿的这么齐整,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公子哥儿,把你扔在这儿,明天来这儿撒尿的准得给你收尸...就算今晚没死,万一真莫名其妙被人卖了器官,报警都没地方报.......”
       他扶了扶被臭气熏得有些沉重的头,旋即一面笑着,一面把这人从地上架起来,左胳膊搭在自己的肩膀上,拖着人就往巷子口挪。

      “嘶,哈...”
      温若曦站起来的时候趔趄了一下,原因很简单。一是他高估了这个人的体重,以为这位仁兄应该挺胖的,就把重心都放到了下半身;二是他低估了这人的身高,起码也得有一米八拔高,还在长身体的十五岁少年的身高和他完全不成正比。
      这两项错误的估计导致少年的力道完全用了个空,第一步迈得又太用力,导致整个人差点又摔个狗啃屎。

       差一点摔倒的温若曦再次迷茫:我是谁,我在哪,我为什么要管这个人的闲事,让他自生自灭不好吗?要不我把他自个儿扔这儿算了,反正我也不是什么好人。

      “兄弟啊。”想想归想想,好孩子温若曦还是艰难地把人往巷子口背,一边走,一边还回头看看低垂着脑袋的人“我不是什么好人,但在这儿,我绝对不是什么坏人......但凡你要是个女的,压根儿轮不到我来捡你。今个儿本来还是我生日来着,结果竟然莫名其妙捡个男的回去,除了我估计也没谁有这癖好了……”
       血亏啊好吗!

      “......谢谢你。”
      那道细微的声音再次在耳畔响起,温若曦被猛的一惊,惊讶地偏过头去看靠在自己肩膀上的人,瞠目结舌了半天,才试探地吐出了几个字:
     “你,谢谢我?我没听错吧?”

     “.......没有。”那人低低的回应。
     “哦......那谢谢。”一句话没过脑子就脱口而出,“谢谢”,“谢谢”这种**的对话都能说出来,温若曦觉得自己的智商似乎有了一个质的下降。他沉默了好一会儿,才再次开口问道:
     “你......叫什么名字?”
     那人很久都没有回答,温若曦觉得他的昏迷大概是有概率的,问不出来索性也不再问。名字这种东西,也不过就是个代号,有还是没有,知道还是不知道,问题都不大,一个“你”就能代表挺多东西了。

       但等他走出那条肮脏的小巷子好几米,正准备深呼吸一口相对来说新鲜的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
123458728 发表于 2020-5-17 09:20:09 | 显示全部楼层
 
的空气时,架着的那人却又突然开口了。

       “今天........我叫余思敏。”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
卫蒙更夜沙 发表于 2020-5-17 09:20:48 | 显示全部楼层
 
没人陪我玩嘤,度受表吞楼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
彩笔难描秸 发表于 2020-5-17 09:21:15 | 显示全部楼层
 
我竟然在这里有个十级号......小震惊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
0关注

0粉丝

161帖子

热门图文
热门帖子
排行榜
作者专栏

关注我们:微信订阅号

客服微信

公众号

联系我们

广告合作:微信yaotaoxian520

Copyright   ©2015-2016  小象财经Powered by©Discuz!技术支持:小象财经